苜 君*

森日快樂

 嗯

Fun仔:

空白。
空白。 
摄影&后期:@Fun仔
麻豆:3爷。
 大东山。运动好去处。所以拍照拍得少。
更多请查看原文  空白。

妳堅持的第贰拾壹天

 


 
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剩单节










也不是想说的话   就得在这个节日开口


也不是想做的事   就得在这个节日完成


也不是想去的地方   就得在这个节日都去遍


也不是想见的人   就得在这个节日都见完




这个节日


只是个圣诞而已



圣诞快乐


剩单亦快乐


















妈      



平安夜快乐




生日快乐










朵北:

在这个世界上活了差不多有四分之一的人生中,我只对一样东西感到无奈,那就是时间

其他的东西好像都可以通过努力多少获得一些回报

但是时间不一样

它似乎和世界是同步存在的,但其实它并不依附于世界

它是独立的

所以没有人可以掌控它

你有的时候感谢它的存在,有时候又对这种存在深感无所适从

 

人类在自然面前是渺小的

在时间面前却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存在

豌豆先生MR.Pea:

西班牙画师 Violeta Lopiz 作品Les poings sur les îlesVimeo地址(需翻墙):http://vimeo.com/58336808(以下来自Vimeo的介绍)Text: Elise fontenailleIllustration: Violeta lopizPublication: Rouergue(France)Studio: Picture book SangsangFilm Director: Lu bingAnimated : Lu bing, Kang Suhyun, Kim Soyoung, Lee MinhweeSound effect : Lee SungrokMusic: Lee TaehoonVoice: Han GilScript Kwon SeulkiPicture book coordinator: Choun, Sang-hyun.

练习越多,画的越好——LOFTER“日绘”活动第一期

⊹lll5⊹:

坚持下来就赢了。。

♠GREEN♠:

 假如复习日常有余力就试试手绘!~

 

 

二蛋:

试起来!一日一绘其实也不是难事啊,贵在坚持!

rai:

可以試試!
(可以偷偷從昨天的算起嗎(欸)

LOFTER官方博客:

日绘,即每日一绘。每天抽出一点时间来画画,练习越多,画的越好,熟能生巧。

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发现LOFTER里有不少喜爱画画的朋友自发在进行每日一绘的练习,并打上了“每日一涂”“是日画题”等标签,为支持和鼓励这样的创作练习,LOFTER决定开启第一期“日绘”标签活动,并且准备了小礼物作为对坚持日绘的朋友们的嘉奖。

如何参与

必须是绘画作品,主题不限,可以是自定的有主题的绘画,可以是针对性的练习,也可以是随手涂鸦。从今天开始,只要在12月18日前坚持30天每天画一张画,上传LOFTER,并打上“日绘”标签即是参与活动。我们会根据坚持程度和作品质量送出奖励。

活动奖励

英国Derwent得韵Graphic系列Medium手绘铅笔套装

欢迎订阅日绘标签:http://www.lofter.com/tag/日绘

加油,热爱画画的各位。

 

末日之前

 

 

 

那个时候,也是像现在这样的阴冷天。
她喜欢扎着两个蓬松的麻花辫,用红绳子系着。脖子上缠着一条我亲手织给她的淡蓝色围巾,冷的时候她就把嘴巴塞在围巾里,露出两颗大眼睛无辜地看着我,于是我便笑她装什么蒙面超人。

我们每一天一同走在夕阳西下的放学路上,我们总爱互相吐槽,攻击对方的弱点及死穴,然后一路上都是我们扬长而去的笑声。我喜欢骂她笨,她从不反驳,只知道在一边“哧哧”痴痴地笑。
我以为,这样平淡却也算快乐的日子,可以一直到很久以后。


一次她突然问我一个很哲学的问题,“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,现在的你有什么遗愿吗”
我只记得当时我闭着眼敷衍地说“希望我们到末日那一刻,还是好朋友”
于是又听见她哧哧的笑声。



后来有一天,中考成绩出来了,我们大吵了一架。因为什么而吵的不大记得了,但绝不是因为出来的成绩。那一次我们都考得蛮好的,但因为吵架,我们没有报考同一间高中,而后我去了一家重点高中,她则去了另一所平平的学校。

吵架之后,我们谁也没有再找对方,毕了业,也无法再一起走放学的那条小路了。毕业后暑假那段时间,她没有找我玩,我也找不到人玩,感觉挺寂寞,但还是坚决不去主动找她。
我们突然地就不再联系了。我觉得,她好像消失了。







直到今天2012末日临近,我才知道原来当时的我记错了。

回到那个冷飕飕的季节,她给我精心挑选了一条酒红色的围巾当做圣诞礼物,她知道我会织围巾,便求我亲手给她织一条淡蓝色的,我说好。但我一直拖拖拉拉了半年,本来赶在毕业时织好了想要送她的,但已经送不出去了,她不见了。

我跟她从来没有吵过一次架,只是逐渐,逐渐,我们从每天的揶揄吐槽,到后来只会说勉强的客套话,再到几句生分的问候,然后就再也没说过话了。

但她是真的消失了。



 

 

 

 



 

关于我

不是宅在家 就是在路上
© 苜 君* | Powered by LOFTER